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福州代理记账公司 >> 正文

【海蓝·小说】阄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自小到大,他抓阄就没赢过哥。他和哥是双胞胎,只是晚出生了二十分钟,就永远成了弟弟。

娘身体不好,家里的负担全落在爹一个人身上。他和哥哥长得都很壮,所以爹得从早忙到晚,才能勉强让家里人能吃饱饭。

五岁那年,娘犯病了,是严重的心脏病。娘原来就病得很厉害,大家都劝她不要生孩子了,可娘总想给爹留个后,还是冒着危险,生下了他们哥俩。

爹更忙了,去找村长,多包了两晌地,想多挣点钱来给娘治病。

九岁那年,娘的病不见好转,家里没有钱供两个孩子上学,娘说,怎么也得去一个,别都成了睁眼瞎子。

他看着哥,哥看着他,爹看着他们俩,然后爹拿出一张纸来给哥,去做两个阄,一个“去,”一个“不去。”

哥做好了,让他先抓,他一把下去,第二天就目送着哥背着娘给缝的书包上学了。

他再就没上过学,十岁就会帮着娘做饭,但他认得不少字,哥回来的时候,天天教他写字。他最喜欢在哥的作业本子上写,但哥的本子也不多,所以只能让他每行字写一个。他怯怯的拿起铅笔,照着哥前面的字写上去,往往因为紧张得用力过大,把本子划伤,他最怕的是哥的老师会发现每一行都有一个字,笔体不同。但这种情况没有发生,他也就这样坐在家里,认识了和哥一样多的字。

十五岁那年,娘挺不住了,住了一次院,大夫寒着脸责问爹,怎么才来,不要她的命了吗?

爹冒着汗,他流着泪,哥从学校跑回来,但还没有跑到娘的病床上,就栽倒在医院的走廊里。大夫给哥做了检查,十五年没流过泪的爹哭了,哥遗传了娘的心脏病,而且很重。爹边哭边看他,大夫也在看他,那样子也在想给他也检查一下。

但爹还是放弃了,这个铁塔板的汉子,竟然没有勇气让他也去接受检查。第二天,爹领着娘和他们,都回家了,他们实在治不起。

哥上到高一,虽然学习成绩很好,可是他还是没有读下去,原因不用说了。他和哥,跟着爹去地里干活,他们想凭着一身力气,再怎么也能攒够给娘治病的钱。但爹不让他们多干活,爹说他们年纪小,不能累大劲了,其实他知道,爹是怕他们的心脏病发作。

舅舅给帮忙找了份工作,在城里,是工人,包吃包住,工资也不低,挺好的。爹说你们俩个谁去?他想去,可是哥也要去。到后来哥做了两个阄,还是让他先抓,结果他又找了个“不去”。

哥进城了,他扎在地里,帮爹干活,侍候娘。

他很疲劳,就算不下地,也没有力气,爹看了,眼里满是着急,瞪着眼睛,让他在家躺着。哥一去几年,很少回来,也从不往家寄钱,爹也不朝他要,就算最困难的时候,爹也不找哥,只是叹着气,这孩子在外面不容易,人情来往的,怎么能存住钱。

有时候他躺在炕上睡不着,想着如果是自己抓阄抓赢了,一定会把所有的工资,全留给娘治病。有时又想,为什么总是自己输?难道哥做的阄,有鬼不成?

娘没坚持到那年春节,就在睡梦中过去了。爹没有哭,说你娘是享福去了。哥两天后才赶回来,趴在娘的棺材上哭得天昏地暗的,他想骂哥,如果你要多挣点钱回来,给娘治病,娘能走得这么早吗?但他没有骂出口,因为哥又一次昏了过去。

医生在给爹看了哥的诊断结果后,爹马上就把他逼到了医生面前,非要给他也检查一遍。他说不用,但他拗不过爹。结果出来后,爹的脸突然青了,这个五十岁的男人,一辈子没给别人开口借过一分钱,这时候给医生“扑通”就跪下了。

院长给减免了一些费用,让爹回去筹备钱,医院则密切关注合适配型的心脏。爹去求人了,求亲戚、去邻居、求村长,他甚至叫人写了牌子,要举着去城里大街上要钱。

哥拦住了爹,然后掏出一个存折来,这是哥在城里五年辛辛苦苦攒的血汗钱,一分钱都没有动。哥说小弟你去手术吧,这些钱加上乡亲们凑的,差不多够你一个人的了。

他哭了,哥你去吧,这些都是你从嘴里身上省出来的。

哥说我没脸去了,我本来是想攒够给娘看病的,结果娘还是没等我。

爹听不下去了,忽的一下子站起来,别争了,抓阄吧。

哥说,还是我来做吧,谁抓着谁去。

哥做好了两个纸团,让他先抓。

他虽然相信自己的手气一直很背,但双手还是有些颤抖,一把抓下去,“去!”

这回他赢了,哥高兴得把剩下的那个阄抓起来,他突然去抢,哥,你打开给我看看。

哥拍开他的手,愿赌服输,我输了,有什么好看的?说完,哥竟然把纸团塞进了嘴里。

儿童癫痫病常见病因
成都专治癫痫医院
福建哪里治疗癫痫好

友情链接:

自相水火网 | 狸窝格式转换器 | 孔陶笛教程 | 草地哥钟蒙修 | 中国黑帮女老大 | 福州代理记账公司 | 鲁宾逊漂流记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