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焖锅加盟店 >> 正文

【晓荷-人间百态】官运(征文.小说)

日期:2022-4-1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冬季的天昼短夜长,下午刚刚到了下班时间,天渐渐的就黑了。工作人员一个个走出办公室踏上下班回家的路,开汽车的,骑电动车或骑自行车的,一阵糟杂的声音后,大院里重新归于安静。

院子里的那棵一人合抱的法梧树象一把庞大的伞,一半遮盖在办公室房子上面,一半伸向院子里,给这个机关大院增添了几分神秘。赵科长没有开灯,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前狠劲地抽烟。那浓浓的烟圈一圈圈飘向空中,房间里弥漫着浓烈的烟草味。他的眼睛时而睁得大大的,时而眯缝着苦思冥想。

老局长有病住院了,马上就要退休了,局长的人选听说上面在物色,这也可能是五十多岁的赵科长一生中最后一次升迁的机会了,如果把握不好这次机会,就只能在这个位置上面终其一生了,他不甘心,想拼一把,他遍观全局上下,能与自己匹敌的也许只有张思进。可是,副科长张思进这匹黑马,人员很好,支持率渐渐地在升高,他走到哪里,从工作人员对他尊敬的态度就知道,绝对是自己升迁途中一个强劲的对手。

这个张思进,按资格进局里只有五年多的时间,还是赵科长下基层发现的好苗子一手推荐上来的,原本赵科长是想让他成为自己的死党,在关键时刻帮自己一把,万万没有想到,推荐的结果是“引狼入室”。

张思进别看他年轻,他头脑清醒,业务能力强,办事公道,敢于承担责任,深得老局长和同事们的信任。局里办公人员加班费,从来只是流于口头,局长每次许的愿都因为款不能按时到位没有能够兑现,在这次局长再次将这个艰巨任务交给赵科长时,赵科长的原意是想给张思进出一个难题考试一下他,如果不成功了,每年没有兑现的福利就不是局领导的责任,如果成功了,他这个科长,自然也脸上有光。在赵科长眼里,每年的福利都是局领导的一厢情愿,不管跑多少次,上级领导不批准,没有钱是不会兑现的。

出乎意料的是,张思进这次马到成功。他找了处领导,陈述了充足的理由,他不亢不卑的言谈举止,有理有据的陈述,让处领导感到员工发放福利合情合理,也是提高战斗力的一个重要前提。近十万的福利费下发的那天,员工们无不向张思进翘大拇指。赵科长看到这样的结果后悔莫及,白白让这样出人头地的好机会让张思进拔了头筹。其实他心里最清楚,他一直想着向局长的位置上爬,局领导安排他去申请的事情,他既害怕得罪了处领导,又害怕引得局里人员的一片骂声,这样,自己就像老鼠钻进风道里——两头受气。因此,他只好向局领导汇报说上级领导为了压缩开支什么的理由,随便搪塞过去了事。面对不了了之的结果,员工们敢怒不敢言,看着兄弟县的同事们拿着福利,只有羡慕的份。

局里下派驻村干部,许多人找出各方面理由推三阻四,一拖再拖不想下乡,张思进不但不退缩,而且毛遂自荐,首当其冲,到乡下驻村,一年期到了以后,不管局里哪位领导还是职员有事,他都当之无愧的顶上去,风里来雨里去他都面带笑颜,从无怨言。张思进干什么事情都好像有用不完的劲,工作的热情很高,一年多驻村归来,在提干会议上,他几乎全票通过晋升他为副科长职务,一举走到了许多工作多少年的员工前面,这让全局上下许多人羡慕不已。这次局长宝座的提名,直接影响了赵科长的晋升,不得不让赵科长煞费心机,想办法奋力一搏,他决定向张思进发起攻击,向局长宝座进军,一定要找到张思进违法乱纪的证据,关键时刻给他一记重拳。

张思进要调动的消息虽然被传得满城风雨,可是,他仍然没事人一样坚持在槐树湾村。一则,他没有接到调令,二则,他对调动和高升没有什么兴趣,他觉得踏踏实实的工作,能为更多的老百姓做一些实事才是一个公务员的本色,槐树湾村需要他,他承诺的乡村公路还没有拓宽硬化,将槐树湾打造成一个旅游景点的规划还没有实现,将山泉源改造成自来水通往村民家中……

驻村一年多来,槐树湾村五百多人他了如指掌,特别是精准扶贫工作开展以来,他走村串户,一家家摸底调查,扶贫基金保证发放到每一个最需要的村民手中,让得到的和没有得到的家庭服气,村民对党和人民政府的关怀感恩戴德,赞不绝口。多年来,槐树湾村民为了扶贫基金的发放不公平,怨声载道,许多人上访,争吵议论不休的现象出现过不少,让本来平静祥和的槐树湾村民心里不平衡,矛盾激化,增加了驻村干部的工作难度。

村西老吴多病退休,他的妻子早逝,家庭贫穷,15岁的女儿槐花中学没有上完就辍学在家,每天割草喂羊喂牛,还下地干活,老吴心里非常不好受,可是又无能为力。张思进了解情况后,立即做老吴的思想工作,并且在为数不多工资里,挤出一千多元钱资助他们,亲自为槐花安排学校,老吴很感动。槐花重新背起书包上学的那一刻,小姑娘高兴得热泪盈眶,她专门找到了张思进给他深深的一鞠躬。村民们哪家有问题,都喜欢找张思进聊。张思进三十多的人了还没有结婚,父母亲一次次催促他,他不着急。他把精力全部放在工作上,他理解同事们拖家带口的困难,谁请假回家都是他顶班。他的生活很简单,工作,吃饭,休息,三位一体。分期贷款买的车辆,方便了交通,也加大了开支,张思进不管这些,他永远保持乐呵呵的精神状态,仿佛有用不完的劲,仿佛村民们都是他的亲人。

中秋节快到了,张思进买了一盒月饼,听说老吴的类风湿关节炎病加重了,他想再次去看看他,劝说他住院治疗。

老吴让槐花将一把老圈椅放在院子里,费了很大的劲,拄着拐杖到了院子里。晒着太阳,他眯着眼睛,靠在圈椅里打顿,听到汽车声,他就知道是张思进来了。他拄着拐杖,准备出门迎接,张思进推开门,一脚踏进了院子,说:“你好啊,吴叔。”

老吴将拐杖夹在胳膊肘下,双手握住张思进蒲扇般的大手说:“好啊,托张科长的福,我现在感觉身体好多了。”

张思进笑嘻嘻地说:“吴叔,你是托共产党的福啊,我们希望你身体快快的好起来,村里的许多事情还等着你去做呢。”

“对对对,感谢共产党。我这把老骨头不行了,不能做什么了。”老吴一只手拄着拐杖,一只手拉着张思进,一边往圈椅跟前走,一边慢悠悠地压低声音说:“听说张科长马上高升了?”

“没有啊,我怎么不知道。”张思进感到诧异,平静地说。“我觉得,我把现在的工作干好已经不错了,我参加工作时间不长,上级领导已经提拔我当了副科,我已经非常知足了,我们家坟头已经冒青烟了哈。”

老吴看着这个诚实聪明的小伙子从心里感到高兴,他说:“你知道为什么这么快就提拔你当副科长吗?”

“不知道啊,我从来不过问这些,更不会猜测领导心思,当科长和不当科长,工作都是一样的。”

“下乡干部里面,必须有一个领导带队,我们槐树湾山高路险,人口众多,事情复杂,矛盾突出,几十年来是全县出了名的问题村,谁都不愿意来这里,提拔你为副科,一举两得,懂了吧。”老吴直言不讳。

张思进不以为然,说:“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封建社会的官员尚且知道这个道理,我们共产党干部,更应该明白,工作就要实实在在,当干部更要勤勤恳恳为老百姓办事,办实事,人心换人心黄土变成金嘛。”

老吴慢吞吞地说:“你说的很对,有的人挖空心思想当官,是为了捞取更多的油水,享受荣华富贵,给自己的亲朋好友谋私利,有的人当了官是希望有了更多的为人民服务的机会,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别,这就是提拔领导干部的一个最基本的标准。这几年,你们局里来了好几个驻村干部,能熬过两个月的没有几个,能像你一样一驻就是一年多的更是绝无仅有啊。”

“挺好的呀,我觉得驻村干部多和群众打交道,可以多一些积累工作实践经验,多一些向人们群众学习的机会,这是很好的机会。这比守在机关里,每天在那个几十平方米的办公室里好,空气新鲜,还延年益寿呢。”

老吴说:“我今天告诉你一个秘密。”

老吴停顿了一下,张思进问:“奥,想不到你人高马大的还有秘密啊。”

老吴说:“你们的郑局长以前也在我们村驻过村……”

没有等老吴说完,张思进惊诧起来:“你认识郑局长?”

“郑局长和我是战友,在我们村驻过半年多时间,他和你有许多相似的地方。”

“哎呀,我可不敢和德高望重的郑局长比,哈哈。”张思进依然笑的灿烂。

老吴说:“有机会我给你引荐一下,郑局长是一个很好的人。”

张思进笑嘻嘻地说:“不用,不用,我在心里向你表示感谢,我接下来要向局领导申请延长我的驻村时间,至少要等我把这几项事情办好了,再离开槐树湾不迟。”

“槐树湾村民感谢你,感谢党和政府。”老吴翘起大拇指真诚地说。

张思进心里牵挂着工程,告别老吴走到车跟前,一脚跨进车门,槐花急急忙忙从厨房里跑出来喊:“思进哥,吃过饭再走呀。”

“不了,工地上打电话催我回去呢,你忙吧。”

槐花说:“那也不能不吃饭呀,人是铁,饭是钢,每次你都匆匆忙忙来,匆匆忙忙走。”

张思进说:“吃饭不吃饭没关系的,你好好学习,照看看你爸爸,争取考进重点中学。”

“知道了。”汽车轰鸣声中,张思进向槐花招招手驰远了。

郑局长住院了,他虽然只有五十八岁,他知道自己的病情,这次和以往不一样,癌细胞已经由肝扩散到肠胃了,他估计自己时日不多,立即向处领导打了辞职(或者叫退休)报告,将局里情况以及候选人员一一说明,并且举荐张思进作为自己的下任局长。报告送出以后,他觉得去掉了一桩沉重的心事,心里坦然多了。

病房里很安静,老伴回家照看孙子去了,郑局长将床头升高了一些,刚刚躺下来,想休息一下,突然听到有人敲门,他说:“进来。”

赵科长春风满面,提着一大包东西进来了,郑局长严肃地说:“老赵,你怎么又拿那些东西来呀,我现在不是以前了,可以将礼品还给你,你这样让我心里非常不安啊。”

“还啥呀,你总是那样客气,又不是什么贵重物品,”赵科长看着郑局长缓缓地坐到床上,“我们在一起工作这么多年了,每次给你拿一点点东西你都要生方设法给我们还回来,这才是让我们感到不安呢。”

郑局长知道赵科长的心情,说:“咱们一个单位工作,风雨同舟十多年了,就像一家人一样,没有必要那样客气,有啥事打个电话就可以,我虽然比你大几岁,你也是五十多的人了……”

赵科长接着说:“是啊,郑局长,我也是知天命的年龄了。”

“人都要老,谁也不能违背这个自然规律。”郑局长心情沉重。

赵科长说:“我这次想……”

郑局长看出了赵科长的心思,他说:“我知道你想知道下一任局长的事情,对吧。”

“对,你看我已经……”

郑局长看懂了赵科长的意思,他说:“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啊,老赵,你也是咱们局里的老人员了,我们不能只盯着自己的职务高低,待遇多少,年龄大小,论资排辈,你知道这个决定权是处领导,我只能向组织表达我的个人意见,我觉得在我们局里面,最有可能的是你和张思进,最好你能做他的副手,在你退休前送他也程。他是你的下属,又是你一手培养出来的人才,张思进在槐树湾不容易,我想找时间也到槐树湾去再看看。”

“槐树湾?就是张思进驻村的地方吗?他……他……”

赵科长想说,张思进在槐树湾有经济问题,可是,他又担心因为自己没有铁证如山的证据,如果郑局长刨根问底,自己不是弄巧成拙了吗?他知道张思进在科里群众基础很好,特别是他不怕吃苦,勇于担当,敢于进取,在他身上似乎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可是,和张思进狭路相逢,不管成功还是失败,只能奋力一搏了。

郑局长深情地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是最早在那里的驻村干部,我了解驻村干部付出的多与少,几十年了,我想再去那里看看那些乡亲们。”

郑局长的眼里闪烁着泪花。他想起槐树湾驻村时的许多事情,想起临走时乡亲们恋恋不舍送了一程又一程,他向乡亲们承诺他还会回来看大家的,可是,这一走就是几十年啊。他永远难忘那一天晚上,他突然肚子疼,浑身冒汗,老吴发现后,立即喊来了几个年轻小伙子,用担架把他送到乡卫生院,经诊断是胃穿孔,如果不是及时就诊,郑局长可能就没有命了。

说到这里,郑局长说:“也不知道老吴现在怎么样了?他成分不好,晚婚,吃了不少苦呢。”

听了郑局长的话,赵科长额头上沁了一头汗,他在槐树湾的那段时间,就是这个老吴对他意见大,加上他和村西刘寡妇闹出那桃色事件,引得村民共愤,幸亏局里工作调动,他离开了槐树湾,否则,老吴和那些死钻牛角尖的几个人,一定要将他上告了。赵科长没有想到,冤家路窄,峰回路转。郑局长竟然会和这个老吴交情很深,并且在这个敏感时刻还要去看他,这不能不让赵科长着急。面对郑局长这个老顽固,赵科长又想出绝招,他决定向处领导,甚至省厅写举报信,不相信他张思进修路建设那么大工程没有一点漏洞?!

郑局长目送赵科长离开房间,他大声喊:“哎,老赵,把那些东西拿走呀。”

“看你说的,郑局长,我作为下级看看你也是应该的,又没有什么贵重物品,哪个领导都是食人间烟火的,不能没有几个朋友呀。”赵科长一边说着,一边走出了病房。他在心里狠狠地说,这老家伙,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

郑局长的离休报告还没有批下来了,听说局长人选快定了下来,赵科长心急如焚不愿意看到自己成了张思进的下属,被他吆五喝六。他准备了一箱53度茅台,急匆匆来到C市,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找到了主管处长家属楼大门前,却被保安拦在了门口。

年轻的保安问:“你到谁家?”

赵科长说:“我到靳处长家。”

保安说:“据我所知,靳科长外出了,你给他打电话吧。”

“我是靳处长家亲戚,他知道我要来呢。”

保安哈哈笑着说:“我经常听到那些找处长的人,都说是靳处长亲戚,结果一个不是。”

赵科长心里着急,说:“怎么说话的你,怎么说话的你。”

保安不理赵科长,说:“我们这里的规定,没有里面人来接或者电话,一律不能进去。”

赵科长没有想到自己管了十多年人的人在这里被约束,被阻挡,他心里窝火,又觉得没办法发火。突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急忙滑动接听键,听筒里传来秘书小张的声音:“你好,赵科长,你在哪里?”

“我在外面呀,有什么事情吗?”

“郑局长不行了,靳处长也来到咱们局里,让你马上回局里。”

小张的话如雷轰顶,赵科长大声地说:“你说什么?你说什么?”

小张说:“靳处长主持,马上召开局党委会议了,大家等着你呢。”

“啊……”赵科长张大着嘴巴,看了看手里的茅台酒,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怎么办才好。他的心里觉得很苦,他暗暗地感叹:我的官运为什么这么差呀……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系偶然。)

癫痫有治疗好的吗
癫疯应该怎么治疗才能好
怎么选择癫痫病的治疗药物

友情链接:

自相水火网 | 狸窝格式转换器 | 孔陶笛教程 | 草地哥钟蒙修 | 中国黑帮女老大 | 福州代理记账公司 | 鲁宾逊漂流记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