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遗产税深圳 >> 正文

【看点】宋家宝买房(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老家的发小徐友宝骑了一辆旧自行车来集镇办事,顺拢到宋家宝小吃店耍耍,都是穿开裆裤一起长大的儿时好友。宋家宝亲自上锅给徐友宝下了一碗香喷喷的手擀面,徐友宝也不客气,端起碗大口大囗吃起来。吃完伸手进口袋欲掏钱付账,宋家宝见了忙朝他摇手表示拒绝,徐友宝呵呵一笑说:“知道你不会收面钱,但我不能连假装都不假装一下,白吃面条。”

“你这旧自行车都快散架了,赶紧换新吧,别到时让它骑着你外出办事。”宋家宝说。

“放心,再混骑个二年就让它退休。”徐友宝说。

“听说你女儿买了个门面房地理条件都不错,很不简单呀,花了多少钱?”宋家宝问。

“房价是二十二万,一楼简单装修用去五万。你不问我也想与你谈这个房子的。是这样的,女儿女婿准备去苏南发展,想把此房处理掉,我熟悉的人当中也沒几个发财的,你开面馆多年了,想沒想过自己拥有一间门面房做做生意,总是租房做生意也不是去处。”徐友宝说。

“刚买了一年的房子就要出手,好玩呀?想到外面发展别着急买,这都是什么脑筋!”宋家宝老婆王晓玉一旁开囗了。

“弟妹老板娘,我跟你想法是一样的,但我说服不了他们。买房之前他俩向苏南一家大型私企各自投了一份简历,女儿应聘的是会计女婿应聘的是企业主管,邮件发出去之后一直没有下文。这期间恰逢镇上有商品房卖,亲家怕失去机会,就决定先买房子。他俩在这里上班沒个住处,白班夜班,风里雨里沒少遭罪。前些日子,他俩在网上看到那家私企又在招聘人员,于是就再次投了应聘简历。这回那家私企很快发邮件过来让他俩去面试,结果全部通过了。工资福利都比现在强,觉得机会不能错过,不然会悔恨终身,让我不要拖他俩后腿。现在钱都压到房子上了,到那边上班沒钱花也不行,所以我就想到了你们,房子可以去看看,若觉得能买,别砍价给二十八万。你们夫妻俩商议一下,买与不买明天给我个回信。”徐友宝一口气将来意全部捧给了宋家宝夫妻,说完后站起身准备告辞。

“看来你今天不是顺拢我这里耍的了,是为女儿女婿卖房当说客来了。这样吧,你女儿女婿买的房子我们知道在哪,等下午有空我和晓玉去看一下,买与不买,明天给你消息。”宋家宝见徐友宝要走忙又说,“你难得来镇上一趟,耍会再走吧。”

“不啦不啦,我还有事,要去一趟派出所找丁友明,打听一下女儿女婿牵户口,要办什么手续,咱们什么都不懂。”徐友宝说。

“你和丁所长是亲戚,这点小事找他肯定沒问题。那就不耽误你了。”宋家宝说。

徐友宝女儿女婿买的门面房在集镇东边,这里虽比不上镇中心,但因紧挨着集镇,且向东二三里路便是贯穿南北的328国道,所以二年前房子刚开发就被预订一空。宋家宝知道徐友宝的亲家是个会挣钱的主,近几年贩卖不锈钢废料发了财。买这个房子徐友宝并沒操什么心,全是他亲家托人搞关系拿下的。

下午宋家宝和老婆王晓玉仔细看了徐友宝女儿女婿房子后内心都很满意,门前大路是四邻八乡进集镇的主干道,两边厂房又多,车来人往,川流不息。若要是在这做吃的生意,买卖一定不会差,夫妻俩遂决定买下此房。

晚上宋家宝夫妻俩打佯回到家,便将银行里存折翻出来,看看一共有多少存款。数来数去只有二十六万,离徐友宝开的房价还差二万。差二万不打紧,随便找个朋友或者亲戚都能解决问题,因为是买房,不是借钱去赌嫖。

宋家宝与徐友宝、丁友明是同一个村里人,平常三人关系处的很铁。徐友宝年龄稍大,结婚也早。丁友明因学习好,高中毕业考上了警校,后分配工作到家乡派出所,在几起重大的刑事案件侦破中,因个人成绩突出,很快便由警员逐步提升为派出所副所长。宋家宝与丁友明是同届同学,高考时名落孙山。父亲在集镇轧花油脂厂上班,看他在家闲着,便办了内退,让宋家宝顶替进厂当了工人。期间与同在厂里上班的王晓玉相识,结为夫妻。轧花油脂厂本是国营单位,后来在市场经济大潮冲击下,渐渐退出历史舞台。树倒猢狲散,几百号人集体下岗自谋生路。宋家宝下岗后做过装卸工、中频炉工、拉丝工,直到王晓玉开了家小吃店后,宋家宝才结束在外打工的生活,和王晓玉一起做小吃生意。夫妻俩起早贪黑,生意做得有模有样红红火火,虽然赚不了大钱,但天天进账,几年下来银行里也有了存款。夫妻俩一直想拥有一间自己的门面房做生意,无奈有房卖时他们沒有足够的钱,手上有了点积蓄后又沒理想的房源,如今好事送上门来,夫妻俩着实欢喜得紧,机会不容错过。

弟二天天不亮,宋家宝夫妻像往常一样来到店里,升火烧汤擀面条煮粥做汤圆,迎接爱吃头汤面的食客及众多的新老顾客。天放亮后,宋家宝正在店里忙,抬头就看见门外徐友宝在朝自己招手,忙跑出来乐呵呵地说:“来这么早呀,先进店吃碗面再谈正事,房子我们决定要了,价钱嘛就按你说的办,不还价!”

“家宝,不好意思再白吃你的面条了。房子有买主了。”徐友宝说。

宋家宝见徐友宝来了不进店心里就有点奇怪,因为他每次从村里来集镇办事,都会顺拢宋家宝这里耍耍,除了介绍村里刚发生的一些鸡毛蒜皮的事,也会谈一些神秘的人与人之间偷鸡摸狗的事,每次谈完都不忘关照宋家宝,龌龊事不要乱传。他关照宋家宝不要外传,自己却大谈别人隐私,就像他是合法的,领了营业执照似的。相反的是,他与丁友明是表亲关系却很少去耍,特别是丁友明提拔为副所长后他去的就更少了。有时宋家宝提醒他去丁友明家耍耍,他总是说,人家公务繁忙没要紧事就不要打扰他。宋家宝觉得他说的不无道理,所以虽贵为儿时好友,又同在一个集镇,渐渐也难得去丁友明家耍了。

“卖给谁了?”宋家宝见徐友宝一副认真旳样子忙问。

“丁友明。家宝,换了谁我都不会答应的。没想到他要买房,你看我这事做的……”徐友宝很愧疚地说。

“沒事,都是儿时好友,谁买都一样。再说你与他是表亲,卖房这样的大事理应先通知亲戚本家的,他们不要,别人才有机会。”宋家宝说。

“你能这样想我就放心了,晓玉那还望你帮我多解释一下。你去忙吧,我回去了。”徐友宝说完跨上自行车走了。

原来,徐友宝昨天离开宋家宝后,直接来到派出所找丁友明。谁知在派出所大门口,门卫拦住了他,问他有什么事,他说找丁所长。门卫让他报上姓名拔了个电话后,很客气地将他领到丁友明办公室。看见徐友宝来了,丁友明又是泡茶又是让坐很热情。毕竟是儿时玩伴,又是表亲,自然不一样。一阵家长里短闲叙后,丁友明问徐友宝除了来他这耍耍,还有没有别的什么事。徐友宝一听忙将女儿女婿要去苏南发展,不知迁户口时要办什么手续,回去好准备准备的事说了一遍。丁友明告诉徐友宝,现在户籍全国联网,只要在当地购买房产,迁户口不是难事,没有什么好准备的。

“果真是这样,那我就放心了。”徐友宝说完起身准备告辞。

“女儿女婿去苏南发展,那这里刚买的房子怎么刅?”丁友明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问。

“处理掉。”徐友宝说。

“还没出手吧?”丁友明问。

徐友宝点点头。

“多少钱?”丁友明继续问。

“二十八万。”徐友宝回答。

“卖给我吧!”丁友明双眼充满着期待:“按说我和你弟妹加上孩子,住所里按排的宿舍也能凑合。可你姑妈和姑父来了,睡的地方都没有。我们曾商议过买套房子,但一直没有合适的。你回去与亲家商量一下,我等你回信。”

徐友宝一下呆住了,他怎么想都想不到丁友明也要买房。在他看来,住着不要房租的公房,是做梦都难求的事,这倒嫌起来了。不过细细想来,丁友明说的也有道理,这话里还包含着一份对父母的孝心。这怎么办呢?总不能实话告诉丁友明自己已经将房子推销给宋家宝了,毕竟还没有成交。若是不说觉得对不住宋家宝,眼前丁友明又等着回话。若是说了,因大家从小就相处的好,丁友明肯定会放弃购买,但会让别人觉得自己不想将房子卖给他,到时姑妈姑父面前也不好交差。

“一直没听姑妈姑父说过你要买房,我们是亲戚,房子不卖给你还能卖谁。”徐友宝笑了笑说。

“那就明天把手续办了。”丁友明高兴地说。

就这样阴差阳错,本是答应卖给宋家宝的房子,徐友宝转身卖给了丁友明。所以说这世上任何事情皆当不得真,说话不算话,确有难言之隐。有时候到手的东西还会有变化,不是都说眼睛一眨,老母鸡变雄鸭吗。何况,只是个囗头协议。即便落在纸上又能如何!

宋家宝有一位远房亲戚,日常并无什么来往,不知从那里打听得知,宋家宝夫妻这几年做小吃生意脫了贫,于是便找上门来,希望能帮他们一把。人们都说远亲不及近邻,这就找上门来求助,还真不好推辞。朋友间有难还会出手相助,别说是沾亲带故之人了。夫妻俩决定兂帮他们找间民房租住下来,至于来了之后做什么活视情况再定。夫妻俩左右打听,问遍熟人竟没有寻找到一间待租的空房子。其实出现这种情况并不奇怪,小镇号称苏中弟一镇,不锈钢产品名闻大江南北黄河两岸。据说在此做生意打工的外地人囗,已经超过本地人,一房难求属正常现象。正当宋家宝夫妻为此事焦急之时,房东女人周巧云过来说她的西廂房有两小间,目前正空着,问宋家宝夫妻愿不愿租。

“你家东廂房和西廂房不是都出租了?”宋家宝不解地问。

“是这样的,租西廂房的小刘去年续租时给了五百块钱,剩下的一千五百块等他收账后再给。谁知这一等就等到了年底,人影都没见到。打电话不接,问和他一起来租房的小张,先说不知道,后又说跑到海安去做生意了。今年眼看又下来四个月了,他还是不露面,不想再等了!”周巧云说话时,略微浮肿的脸庞始终是皮笑肉不笑,熟悉她的人都说,她就这样子。

宋家宝赶忙答应下来,让王晓玉去看房子,自己随后便到。

小镇菜市场东有一条长约二百米巷子,巷口两边是淸一色门面房和一条东西柏油马路,路对面是苏果超市。巷子西边是菜市场,进出有南门和北门。巷子东边由南向北,一半是二层搂住家,一半是门面房。门面房全都是做小吃生意。宋家宝夫妻租的门面在巷子最南端,大门正对着巷子,是一个东抱廂房子上下两层,紧贴着两层正屋。正屋对面中间是进出住家的过道,两边是东西廂房。房东姓杨是税务所副所长。这么多房子,除了正屋自己居住,东西廂房分别租给河北河涧在此做拉丝模具生意的小张和小刘。宋家宝夫妻租的楼下,楼上也由房东分别租了出去。

没等宋家宝去看房,王晓玉笑嘻嘻地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一把钥匙。她告诉宋家宝,两间廂房虽小了点,但还能凑合着住。里间放了一张空床,空床下面有个大纸箱子,用手挪了一下,竞没挪动。其它什么都没有,房租一年二千块。说完这些,她让宋家宝赶紧打电话给远房亲戚,将租房的情况告知一下,如若同意就早点过来,周巧云等着收房租哩。

远房亲戚接到宋家宝电话,表示了万分感谢,因为家里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最迟半个月内赶过来。电话刚打完周巧云来了,问宋家宝那个什么亲戚何时过来,宋家宝说半个月内一准到。周巧云嫌时间太长,说钥匙都给晓玉拿过来了,今天让了,明天开始计时间,要求宋家宝先垫付房租。不然,就将钥匙拿走,只要出租广告往外一贴,不出二天,就会有人来求租。

宋家宝忙说垫付垫付。反正就是垫付一下,答应明天给钱。

大早上,周巧云拿到宋家宝垫付的房租时,脸上又有了那标准的笑容,一边数钱一边客气地说:“不着急哎,一天还没下来哩。”

下午没事,宋家宝和王晓玉来西廂房打扫除,看到了王晓玉说的床底下挪不动的纸箱子。夫妻俩将床移到一边,打开箱子一看,里面是一卷卷摆放整齐,用白纸包裹着的拉丝用乌钢模具。整整一大箱子,难怪王晓玉说挪不动。宋家宝赶紧让王晓玉喊来了周巧云,要她将这箱乌钢模具拿走。周巧云说她知道有这箱乌钢模具,只是她也拿不动,等杨所长有空喊个人过来帮忙拿走就是,让宋家宝不要着急。

二天后,周巧云领了个农民工模样的人来,说是帮忙拿模具,让宋家宝把西廂房的钥匙给她。王晓玉听了问周巧云,你不是有西廂房钥匙吗,周巧云忙解释,我刚在巷囗减了个人来帮忙,顺巧路过你这问你拿钥匙。本想依靠老杨找人的,他总是推托忙,没办法。

宋家宝让王晓玉和周巧云一起去,等拿走模具,顺便再淸扫一下。谁知不一会王晓玉便急急忙忙回来了说,一箱子乌钢模具竞然不见了!这话让宋家宝吓了一跳,瞪眼看着王晓玉,心想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王晓玉前脚刚到,周巧云后脚便跟了进来,见宋家宝夫妻都怔怔的站着,她欲言又止,终于还是皮笑肉不笑地开囗了:“家宝,这世上的财很多,但谋财要有道,不能走歪路啊!”

“你这话意思是模具我偷了?”宋家宝一下火了。

如何选择治疗癫痫的药物
左乙拉西坦片要吃多久
治疗癫痫都有哪些方法

友情链接:

自相水火网 | 狸窝格式转换器 | 孔陶笛教程 | 草地哥钟蒙修 | 中国黑帮女老大 | 福州代理记账公司 | 鲁宾逊漂流记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