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中国出境游 >> 正文

【江南小说】面子工程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为了面子

俗话说,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有一些人,把面子看得比天都大,想方设法都要让别人高看自己一眼。

刘大海就是这样一个人。他在上海一家小餐馆打工当厨师,去年回老家过春节时,见同村许多在外打工的人也都回了老家,不少人混得不错,又是经理又是老板的,很有些衣锦还乡的派头。他脑子一热,就吹牛说自己在上海开了一家餐馆。反正吹牛又不上税,难不成有人会千里迢迢跑到去上海调查?

你别说,这牛一吹还真来了好事,刘大海不但在乡亲们面前有了面子,连婚姻大事也取得重大突破,村长本来坚决不同意女儿小琴和他交往,听说他长出息当了老板,口一松,居然同意了这门亲事。这自然令刘大海喜出望外:这牛吹得太值了。

不过,他高兴得也太早了,因为还有一句俗话,叫做“死要面子活受罪”。

话说刘大海回到上海以后,努力工作,准备尽早攒够钱回去跟小琴结婚,谁想刚过清明节,他突然接到小琴的一个电话,说要到上海来看他,人现在已经上火车了,明天晚上就到。

刘大海一下子就懵了,小琴一来,牛皮不就吹破了吗?她要是知道自己不过是个抡大勺的,亲事搞不好就要黄。所以,自接到小琴的电话,刘大海就心事重重,干起活来心不在焉,炒的菜不是咸了就是淡了,有一桌客人因此还拒绝买单,气得老板王军跑到后厨问他,你怎么回事,不想干就提出来,别毁我的生意呀。

刘大海就把小琴要来上海的事说了。王军听了说这是好事啊,小琴来了吃住都在我们餐馆解决就行了,你怕什么呀?

刘大海只好红着脸,吞吞吐吐地又把自己在老家吹牛当老板的事情说了一遍。

王军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你当厨师也不少挣钱啊,旱涝保收,现在生意不好,我都想跟你换换呢。你何必撒这个谎呢?”

刘大海苦着脸说:“这不是为了面子嘛,王哥,要是被小琴发现,我……你说现在我该怎么办啊?”

王军心想这还关系着终身大事呢,还真不能马虎。他想了想,问小琴来住几天?大海说估计也就两三天吧,她在幼儿园当老师,还要回去上班的。

王军就说那就没问题,反正就几天,我们掩护你一下,糊弄过去就行。

大海问:“怎么糊弄?”

王军说等小琴来了咱们俩换一下身份就行了,你是老板,我是厨师,再跟店里其他人说说,到时候别出岔子就成。

大海喜出望外,连连道谢,但随即又是愁眉不展。

王军问还有什么问题。

大海说到时候住哪呢?我跟小琴说,我自己租了个单元房,要是让她睡在店里,可就露馅了。王军无奈地说,算了,我帮人帮到底,你到我家,我和你嫂子住店里宿舍。

大海大喜,“王哥,你对我太好了,对了,还有一件事……王哥,你送佛送到家吧,把车也借我几天,我还吹牛说买了车。”

王军恼道:“你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你连车都不会开,要车有个屁用?”

大海说:“当时人家离家近的都开车回家,我脑子一热就……”他蹬鼻子上脸,恬着脸说:“王哥,等小琴来了,你给我当司机好不好?反正就两三天,王哥,等小琴走了,我好好请大家一顿还不行吗?”

王军哭笑不得,“得得得,就一买菜的破夏利,还配上专职司机了。好了,你现在给我专心炒菜,其它事晚上再商量,要是再有客人提意见,别说我翻脸。”

刘大海没了后顾之忧,高兴地连连称是。

当晚,等客人都走了,王军把大伙召集在一起,说了大海因为未婚妻小琴要来需要冒充老板的事情。大伙很讲义气,纷纷表示到时候一定要把戏演好,让大海把面子赚足。

王军还给这次行动起了名字,叫做面子工程。

【二】真给面子

转眼到了第二天晚上。

“司机”王军开车拉着刘大海去火车站接了小琴,直接送到自己租的那套单元房里。王军见小琴眼神里都透着精明,临走担心地把大海拉到门外,叮嘱他尽量不要带小琴去餐馆,省得让她看出破绽。他让大海这两天不要上班,带着小琴转转名胜古迹,然后赶快打发走。

大海连连点头。小琴听他俩在门口嘀嘀咕咕,出来问:“大海,你们说什么呀?”

刘大海忙说:“我叮嘱王……王师傅几句,让他去餐馆盯紧点,这两天我不在,让他临时负责。”

王军怕话多有失,赶紧告辞:“刘老板,那我回餐馆了,你和嫂子早早休息吧。”

不料,转天一早,王军还没起床呢,就听到前面有人咣咣拍餐馆的门。他披着衣服到前面打开门一看,却是刘大海和小琴。

他赶紧入戏,点头哈腰地招呼:“刘老板,嫂子,你们来了。”

小琴走进餐馆,四下打量一圈,皱着眉头问王军:“王师傅,这都几点了?你们怎么还不起床?快把大伙都叫起来。”

刘大海怕王军发作,赶紧解释:“小琴,因为晚上要营业到半夜,早晨大家都不必早起。王师傅,你去多睡会儿吧。”

王军说:“老板娘来了,我们怎么能睡觉呢?我这就把人都叫出来。”当即到后面,把服务员、杂工都叫起来,包括他住在女宿舍的老婆牛丽。

牛丽睡得迷迷糊糊,揉着眼睛出来后看到刘大海,随口问:“大刘,早饭做好了没有?”

刘大海下意识地刚要开口,王军忙抢着回答:“我还没做呢,老板娘来了,叫你们出来认识一下,你们快问好。”

大伙是真给面子,纷纷躬身招呼:“老板娘好。”

牛丽笑嘻嘻地上下打量一番小琴,恭维道:“老板娘,你长得挺俊呀。”

小琴见牛丽有几分妖里妖气,立刻警惕起来,问刘大海:“这位是……”

刘大海说:“她是收银员,叫牛丽,跟王师傅是两口子。”

小琴放下了心,听刘大海介绍完众人,就说你们忙吧,我参观一下。她饶有兴趣地走进收款台,东瞧瞧西瞅瞅,目光突然落在墙上挂着的营业执照上。刘大海心里不由叫一声苦:怎么忘了把营业执照藏起来呢?慌忙过去一拉小琴,说:“没什么看的,咱们出去逛逛吧。”

但小琴已经发现了问题,狐疑地问:“大海,怎么执照上不是你的名字?负责人叫王军啊。”

刘大海张口结舌,心想完了,还是坦白吧,正要交代,还是王军机灵,抢着说:“嫂子,是这样的,这个店以前是我开的,可生意不好做,赔了,后来就盘给了刘老板,刘老板嫌换证麻烦,就一直没有办手续。再说了,去换证还要花钱,没必要换。”

小琴竟然相信了,对大海说:“大海,过几天去把证换了吧,不知道的,还以为老板还是王军呢。”

刘大海连连点头:“行,我听你的,过几天就换。”

小琴从柜台下拿出账本,翻了翻,问现在生意怎么样?

刘大海心念急转,心想若是说好,小琴肯定会认为自己挣了不少钱,自己到时候拿不出来可就麻烦了,因此就说:“还是不太好,现在物价又高,房租也贵,工人工资还一个劲上涨,能勉强维持就不错了。你看,为了省钱,我只雇了王军一个厨师,一会儿客人多了,我还要亲自去上灶炒菜呢。”这话是为自己去抡大勺埋下伏笔。

小琴丝毫不疑,点头说:“就得这样,我们这么年轻,怎么能当甩手掌柜呢?自己能干的事情还是自己干。大海,我这次来,就不回去了,给你当帮手,以后咱们开夫妻店,一起打拼。”

此话一出,不亚于晴天响了一声雷,不光刘大海,连旁边的王军等人都给炸愣了。

刘大海醒过神来,把头摇成了拨浪鼓:“这可不行,再说,你会干什么呀?”

小琴说:“我当收银员,管账。大海,钱这东西可不能随随便便交给外人管,容易出问题的。”说着,还看贼似的瞅了牛丽一眼。

牛丽不乐意了,忍不住插话说:“凭什么你管啊?你当收银员,那我干什么?”

小琴说:“你当服务员,收钱的事都是老板娘干的,我来了,哪里还轮得到你?”

牛丽实在是看不惯小琴那猖狂的样子,一生气,就不理睬刘大海那哀求的目光,冷笑道:“笑话,你还真以为你是……”

王军见势不妙,赶紧一伸手,捂住了牛丽的嘴巴,把“老板娘”三个字堵在她的喉咙里,随即呵斥说:“你是不是不想干了?不许和老板娘顶嘴。”

牛丽还要再说,王军急忙在她耳边低语:“姑奶奶,为了大海的面子,你就忍一忍吧。”牛丽这才作罢。

刘大海无计可施,只能反复劝小琴回家,说教幼儿园多好啊,这里太苦太累,我怕你累着。

小琴却说苦点累点怕什么,重要的是我们两人可以天天在一起,大海,难道你不想和我在一起吗?

看着小琴殷切的目光,刘大海当然不能说不想,他束手无策,只好求救地看着王军。

王军见事已至此,如果小琴真留下不走,那这戏可就演不下去了。他冲大海摊摊手,表示也无能为力。

【三】面子还得要

刘大海没办法,只好坦白说:“小琴,跟你说实话吧,其实……我……”就在这时候,牛丽却突然高声说:“刘老板,老板娘既然不想走,就让她干几天试试,如果干不了,再回去也不迟啊。”

刘大海、王军均是一怔,诧异地看着牛丽,不知她是什么意思。牛丽冲他俩眨眨眼,表示胸有成竹,然后对小琴说:“老板娘,你稍等一会儿,我把账目整理一下,全部移交给你。”

刘大海和王军见状,也不好阻止。过了一会儿,他俩趁小琴去后厨的功夫,忙问牛丽是什么意思。

牛丽得意地说:“她还以为老板娘那么容易当呢。我已经把账本做了手脚,只留下流动资金,大海,别的钱你就说刚交了房租。反正现在也是淡季,她算不出餐馆的实际收入的。”

王军问:“接下来呢?”

牛丽说:“接下来我们就说该发工资了,要求发工资,看她有没有办法解决。要是解决不了,那大海就提出只能转让餐馆解决危机,到时候我俩再把餐馆接手过来,这个谎不就圆过来了吗?”

王军听完,竖起大拇指,夸奖说好计策。刘大海却忧心忡忡,他担心自己不是老板了,小琴就会看不上自己。

牛丽气道,看你那点出息,小琴要是因为你是老板才跟你,那即便结了婚,以后她也会离开你,你正好借这个机会考验一下她,要是她只为了钱,你们还是趁早拉倒吧。

接下来就依计而行。

如他们所愿,中午的客人并不太多,刘大海连连抱怨,说今天又赔了,这生意做不下去了,还不如把店盘出去,去打工呢。倒是小琴安慰他,让他别着急。

下午,等客人走尽,大家就围着大海和小琴讨工资了。牛丽打头,说已经两个月没开工资了,既然老板娘来了,就把工资都结了吧。小琴向刘大海要钱,刘大海当然拿不出来,放赖说现在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你们愿意干就继续干,等生意好了以后补上工资,不愿意干的话我也不留。

王军跳起来一拍桌子:“你这不是耍无赖吗?刘老板,今天你要是不发工资,我们就一起到法院告你,法院要是不管,我就找道上的朋友帮忙。”

小琴闻听脸都吓白了,央求说:“你们别着急呀,再商量商量。”

刘大海也软下来,苦着脸说:“这店没法开了,我是真的没钱,要不这样,你们商量一下,谁有本事就把餐馆盘过去,我用转让的钱给你们发工资。”然后他问小琴:“小琴,你说这样行不行?”小琴自然只有点头的份儿。

王军装作为难的样子,跟大伙商量了一下后,说也只能这样了,干脆我再把餐馆接过来,反正执照上也是我的名字,物归原主。他还愤愤地说:“老子再拼一次!我还就不信了,别的餐馆能挣钱,我就挣不了?”

等交接完毕,刘大海拿着自己存钱的银行卡向小琴汇报,说店也转了,车也卖了,房也退了,帐目也全部结清了了,自己当了这两年老板,如今就剩下五万多块钱了,算起来,跟打工差不多。

小琴舒了一口气,庆幸说:“我还以为你破产了呢。照我说,别看当老板有面子,可有时候还不如打工呢。”

刘大海鼓足勇气,说:“小琴,现在我不是老板了,你要是不嫌弃我,我再攒两年钱,就回去跟你结婚……要是嫌弃,我也不强求,我明天就送你回去。”

小琴剜了他一眼说:“你说什么呢?你以为我是我爹呀?告诉你,我可不管你是老板还是打工的,我出来了,就是为了跟你在一起,绝不会一个人回去。”

刘大海喜出望外,一把抱住小琴,得意忘形地说:“早知这样,我还费这劲搞这面子工程干啥呀,这不是白折腾吗?”

小琴一怔,挣脱开来,怒道:“什么面子工程?……好啊,我明白了,你本来就不是老板吧?”

刘大海心想糟了,想要解释,小琴却一摆手,“等会儿再说,我先打个电话。”

她拿出手机,拨通,大声说:“爸,你放心,我在这边跟大海在一起,等过年再回去……嗯,当然是老板娘了,别的不干,就管钱……餐馆还行,挺大的……啊?不,你可千万别来,我们生意太忙了,可没空接待你……”

刘大海听了,偷偷笑开了:嘿,看来这面子,还不光自己要啊。

成都治疗癫痫病医院
四川癫痫病治疗官网
癫痫患者要怎么护理比较好

友情链接:

自相水火网 | 狸窝格式转换器 | 孔陶笛教程 | 草地哥钟蒙修 | 中国黑帮女老大 | 福州代理记账公司 | 鲁宾逊漂流记攻略